劇本下載及使用守則

《六刀︰在黑暗前盛開的遍地紅花》

請按此下載劇本

觀迎各界人士閱讀或非牟利演出劇本,敬請遵守劇本使用守則,詳情如下。

劇本使用守則

  • 劇本採用Creative Commons方式開放版權 (關於創意共享,請瀏覽http://hk.creativecommons.org/)。
  • 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:姓名標示(BY)-非商業性(NC)-禁止改作(ND)
  • 2非商業性(NC):歡迎下載閱讀或作非牟利演出。
  •  3禁止改作(ND):不得刪改或剪輯劇本
  • 請將有關演出詳情,事先以電郵(freeatreinaction@gmail.com)通知「劇場自由行動」,以作紀錄。
  •  1請於任何時候使用以下姓名標示(BY):

《六刀︰在黑暗前盛開的遍地紅花》為「劇場自由行動」及十一位編劇(陳炳釗、張飛帆、李智達、羅靜雯、魏綺珊、潘詩韻、鄧世昌、黄國鉅、胡境陽、甄拔濤、俞若玫)之共同創作;讀劇首演於2014年4月13日。

 6sword_s

Advertisements

《六刀》劇本將於4月24日上載

謝謝各位於4月13日出席《六刀》讀劇及討論會。未能出席的朋友,可在以下網址重溫活動片段,「社會記錄頻道:六刀︰在黑暗前盛開的遍地紅花」。

各嘉賓提到劇場如何回應社會,點評《六刀》情節,以及分享對本地新聞自由與創作自由的親身經歷。我們非常歡迎各界人士下載劇本自行排演,或採納為相關議題的教材。《六刀》劇本及使用守則將於4月24日上載,敬請留意。1《六刀》讀劇現場1604805_776716432348263_1608628796730904677_n八位讀劇演員,來自戲劇教育,APA,編劇,導演,劇評,小劇場,大劇院。八人分飾全劇N個角色!971280_868231719870427_7255225227014082359_n編劇謝幕10013539_10153129089313475_8653534566988901908_n(photo by Carol Chow)

選段七:木棉

flower

【剩下砍伐樹木的聲音。】

【良久。】

【記者甲微微移動頭部,找聲音來源,確定是來自窗外。】

【記者乙入。】

記者乙:其實佢真係無力郁㗎喇,不過佢好在意果啲聲,佢想睇吓係咩發出呢啲聲音,佢想知發生咩事。無計,呢啲係本能,就算痛,都想做,因為想知。

【記者乙上前,嘗試扶起記者甲,但記者甲身上多處地方受傷不能碰,記者乙研究如何扶起他。】

【記者丙入,往窗前。】

記者丙:佢望出去,原來係有人劈樹,成隊人,有晒機器,劈緊一棵木棉樹。

記者乙:好好地一棵樹做咩劈佢?

【記者丁入。】

記者丁:木棉樹,又稱紅棉樹,開啲花紅色嘅,叫做紅棉花。紅噹噹幾靚㗎,呢你見佢樹身生得特別高,有幾分傲骨,睇落幾有性格,所以又叫做「英雄樹」。

記者乙:佢細個最鍾意爬木棉,高吖嘛,爬上去咩都睇到。

記者丙:不過木棉樹有樣野衰,佢開完花呢,啲棉絮會周圍吹,隨風飄揚,即係好似要全街嘅人都接觸到佢㗎,要所有人都知道佢有野同佢哋講。

記者丁:但係有啲人呢,體質敏感啲個啲呢,會頂唔順。所以早排有團體為咗呢班會敏感嘅人嘅利益著想,就好醒目咁派人採走晒啲紅棉花,搞到成個區啲木棉光禿禿,仲掛banner大大隻字寫住「成功爭取處理木棉絮飄散問題」。

記者丙:嘩,而家變本加厲,成棵樹要劈斷你。

記者甲:停咗喇。

【靜】

記者甲:啲聲停咗喇。

【記者乙、丙、丁慢慢一步一步扶起甲】

記者乙:有一個人企咗喺機器面前,張開雙手阻止機器劈埋去。

記者丙:然後慢慢愈嚟愈多人加人,圍住棵樹。

記者丁:其實佢地都聽到,要劈斷一棵樹,咁大聲,一定聽到㗎,點扮聽唔到啫,爭在有無人出嚟咋嘛。

記者乙:而家有呀,愈來愈多,其實一直都有,不過而家呢個,就發生喺面前。

記者丙:我見到有人腳震。

記者丁:佢地驚,咁大隊人,咁大把刀,咁大架機器,點會唔驚呀。

記者乙:但係驚,佢地都選擇企出嚟,唔係旁觀,叫囂,咩精神勝利法,而係切切實實嘅行動。

【記者甲在眾人幫助之下終於能站起身,獨自走到窗前。】

記者甲:佢地呢啲,咪真真正正,擁有自由囉。

 

[編劇:胡境陽]

選段六:魔鬼在細節

fb 6

【電視中的龍漸漸成形,發言人的聲音開始旁白,他一人扮兩把聲音唱雙簧。】

【砍伐樹木的聲音保持愈來愈響。】

發言人:嗱大家而家睇到嘅係迅速康復嘅受傷記者啦,傷口已經完全癒合架喇!

佳佳呀,畫面上見到佢正接受紋身喎。(變聲)係呀安安,紋完身上喱一條龍嘅圖案呢,記者就會正式出院喇。

記者甲:吓⋯⋯(感到痛)啊──!啊──!啊──!

【記者甲爬到半起又跌倒。】

發言人:佳佳,今次記者遇襲事件,無論係市民啦特區政府啦甚至國家都表示高度關注架。而記者亦都表示好感謝各界對佢嘅支持同關心,佢主動呢要求接受有關當局送出嘅一個龍嘅紋身喎……

【記者甲試圖從地上爬起來。】

記者甲:吓…?

發言人:無錯呀安安,呢個紋身就寓意住記者將會本住龍嘅精神,拼搏、努力、上進咁安守本份堅持己任,為市民繼續發掘唔同嘅新聞,發揮龍嘅精神。

記者甲:咩龍嘅精神呀?即係聽力障礙?咩都聽唔到?啊──!啊──!啊──!

【記者甲爬到半起又跌倒。】

發言人:係呀佳佳,好似天空上面飛翔嘅龍咁樣,高處亮眼,遨視壯闊嘅天空,為廣大市民提供更遠更廣嘅視野!

記者甲:但係魔鬼藏在細節,最重要係俾市民知道真相……啊──!

[編劇: 胡境陽]

選段五:傷口

fb 5

記者甲:喂!有無人喺度呀?──

(回音:喂!有無人喺度呀?──)

喂!──喂!──

(回音:喂!──喂!──)

【長久的靜默。】

今朝早醫生嚟過,佢話我嘅進度好好,好到令人難以置信。同劉先生單CASE相比,醫生話我嘅康復進度簡直係醫學界嘅神蹟,一樣係六刀,一樣係大量出血,一刀直入肋骨幾乎拮穿個肺,一刀切斷左成個背脊嘅肌肉組織,四刀完全切斷咗腿部嘅坐骨神經線,但係經過手術搶救之後,每一條肌肉組織同每一條神經線都接駁得完美無暇,佢地話,最神奇嘅係我嘅傷口,傷口上嘅皮膚同毛髮經過整型專家嘅輔助治療之後,已經迅速埋位不留痕跡,而家,從外面睇,根本睇唔到有傷。

(移動身體欲檢視傷口,不小心拉扯到背部肌肉。)

(極痛欲叫,發出低沉的聲音,竭力忍住。)

(慢慢平伏下來。)

【電視畫面出現完美無缺的男子肢體特寫。】

毫──髮──未──傷──。佢地喺咁講。下畫有個發言人嚟探過我,仲叫人幫我除左我啲衫褲,然後影低咗一啲相。佢話,咁樣就可以俾外邊啲人睇到,乜野叫做「處變不驚,毫髮未傷」。佢話,出面啲人根本無需要唉口號,影象勝過千言萬語,無傷口,就無痛楚。

(沉默。)

(極痛欲叫,發出低沉的聲音,竭力忍住。)

(慢慢平伏下來。)

【電視畫面出現完美無缺的男子肢體特寫。】

[編劇: 陳炳釗]

 

選段四:與新聞自由無關

fb 4

記者丁:喺1992至2007年期間,俄羅斯總共有47個記者被殺,好多都係曾經揭露過政府貪污嘅醜聞之後被殺,而俄羅斯就被認為係世界上第三個對記者最危險嘅地方。

發言人:我唔會評論第二個國家嘅內政。

記者丁:其中最轟動嘅係2006年10月7日,經常報導車臣戰爭同批評總統普京嘅女記者波利特科夫斯卡婭,喺莫斯科寓所電梯內被槍殺。

發言人:我唔會評論個別事件。

⋯⋯

記者甲:(激動地)2009年11月23日,菲律賓棉蘭老島安帕圖安鎮發生震驚全球嘅大屠殺,副鎮長曼古達達圖嘅車隊喺前往遞交參選省長嘅表格途中,被兇徒攔截,選舉人員同同行嘅記者全部被殺死,受害者有啲被斬首、有啲被姦殺、有啲身上布滿子彈窿,總共53人遇害,其中有34位係記者,係歷史上最多記者被殺嘅一日。

【記者乙、丙、丁倒下。】

政府發言人:(恐懼地看著倒下的記者,大聲說)呢單擺明係地方土豪做架啦,嗰啲記者被人利用左做人肉擋箭牌,算佢哋唔好彩囉﹐呢啲叫做選舉暴力,唔係新聞自由問題,明唔明?

【停頓。】

記者甲:咁根據嘅講法,就算全世界嘅記者被人殺死晒,都同新聞自由無關啦,係咪?

發言人:A,我從來冇咁講過下。

記者甲:咁到底要有幾個記者遇襲,幾個記者被殺,你先肯承認新聞自由受到威脅呢?

發言人:你呢個講法係錯嘅,新聞自由係永遠唔會受到威脅嘅,電台節目被人封咪,係電台嘅商業決定,報紙專欄被人抽起,係因為報紙改版,啲地產商抽廣告,或者係因為你份報紙唔好賣呢?

但係新聞自由唔會受影響架,電台冇得講,你咪去網台講囉,網台被人封左,咪去西洋菜街講囉,西洋菜街殺左,咪返屋企同你阿媽講囉,你阿媽唔聽你講,你咪自己對住幅牆講囉,冇人會用把槍指住你個頭,叫你唔好講嘢嘅。防民之口,甚於防川,係永遠都防唔晒㗎嘛馬。

記者甲:咁係因為乜嘢﹐佢要挨嗰六刀呢﹖

發言人:佢自己心知肚明啦。

記者甲:我都係唔明。

【發言人示意叫記者轉身,然後拿一把刀子模擬從他背部斬下去。】

[編劇:黃國鉅]

選段三:口吃女孩與編輯 

flower

F:咦,兩位,你哋係度做咩?

口吃女孩:我,我,我睇緊好遠既⋯

D:屌,佢口吃架,問我得啦。

F:咁,你係度做咩?

D:你係咩人先?

F:我係報紙做野嘅,好奇你哋做咩野姐。

D:寫野?

F:係編輯。

D:哦,媒體人,都好,你都應該好撚清楚六爪事件,六爪一直成為我哋嘅精神圖騰,我哋係度建立緊精神勝利法,就係用眼神和意志去表達我哋對當權者既憤怒同埋壓迫。

口吃女孩:(停下所有動作)唔係,唔係,(大聲講)唔係我哋,無我哋,只係佢,佢,佢,唔代表我。佢,佢無問過我。

D:sor 囉,係囉,我唔代表你囉,我只係代表我自己囉。

F:得,得,得,收到,咁你嘅精神勝利法?即係阿Q的革命方法?

D:乜Q都唔係,前人無一個方法係啱撚宜家用嘅,佢哋都只係當革命係嘉年華,一時話要內爆,一時又話要協商,乜乜七七,都係得個講字,我要搵自己嘅方法,哈哈,呢個可能係我表達自己嘅一種方法,但係得我一個,唔撚夠。

F:你下一步嘅計劃?

D:我,我會,我,我未知,宜家番去同啲爸打傾下先。你會唔會加入呀?或者幫我地寫下文宣?

F: 媒體工作都係獨立啲好。

D:屌,無撚用。(離開)

F:其實,妳係度做咩?

口吃女孩:(好嬲,一口氣說出來)我,我,我睇緊好遠果棵樹,佢以前好高大,好直,每年三月都開滿好多紅花,但宜家一朵朵咁跌落地,你聽到嗎?

F:哦,妳係唔係講緊一個政治比喻?

口吃女孩:(好嬲)唔係,唔係,(吸一口氣說)我睇緊好遠果棵樹,佢以前好高大,好直,每年三月都開滿好多紅花,但宜家一朵朵咁跌落地,你聽到嗎?

F:哦,妳係唔係欣賞緊一啲野?  我幫你寫底呀,我哋可以咁寫呀,唔,「冬去春來,紅棉盛放,中共力量堅挺,落紅滿色,等待豐沛的白棉來臨,好嗎?」

口吃女孩:唔好,唔好,唔駛你,唔駛你,我都有,我,我都有自已嘅筆,每,每朵花,每朵花都有自己嘅故事,每朵花,唔一定係紅棉,都都,都有自己降落嘅理由,唔該你走,唔該。

[編劇:俞若玫]